防制盜版應多管齊下 重點查緝並教育消費大眾自律意識

被譽為「素人明星推手」和「台灣最會拍青少年題材」的導演,台灣電影和電視劇導演易智言,執導過的作品有《寂寞芳心俱樂部》、《藍色大門》、《危險心靈》等知名作品。面對盜版猖獗,易智言表示本身受害案例不在少數。他指出盜版不但是片商的損失,也是創作者的最痛,他認為防制盜版應當重點查緝才具效率,例如透過國際合作查緝封鎖境外盜版源頭,並在大片上檔預期將吸引盜版蠢動時加強查緝,同時也應多管齊下加強保護著作權相關教育,讓消費大眾更具自律意識,自發性的產生保護著作權觀念,不再為求自身便利隨意取用或觀看盜版影片。

 

查緝盜版源頭不易 非法下載侵犯創作者及投資人權益

易智言指出,隨著科技發展,盜版也出現新型態,即使嚴刑峻法,在實際執法上有其困難度,查緝盜版源頭更加不易,而盜版猖獗往往導致片商損失慘重,進而影響後續投資意願,對於台灣影視創作發展有所影響。易智言表示,自己的作品被盜版的案例不在少數,損失不在話下,但並未影響其創作進程,仍保持1年到1年半推出作品的進度,今年年底希望會有最新劇本出爐。

 

而從以前到現在,不管是盜版光碟或是網路非法下載,任何形式的盜版都侵犯了創作者及投資人的權益,易智言指出,「你不會跑到餐廳跟廚師說免費煮道菜給我吃,同樣的邏輯,也不應該要求拍一部電影讓你免費看。」應透過教育讓消費大眾產生自律意識,改變價值觀遵行保護著作權觀念。

 

KUSO創作是否盜版 關鍵取得材料是否公開或負面竄改

以前陣子喧騰一時的網路KUSO影片被告事件為例,易智言指出,所謂的KUSO創作有3大前提,首先是取得材料是否公開而非盜版,例如使用的是片商公開的預告片或花絮,而非自行非法擷取影片內容。

 

其次,拿來KUSO創作出來的影片是中立立場或是負面攻擊,如同個人肖像照片不應被拿來負面指涉,片商公開的預告片或花絮也不是希望被拿來做為負面竄改的。最後,由於目前在台灣盜版犯罪屬於告訴乃論,當事者如果提告,所謂的KUSO創作自然就有承擔刑事及民事責任的風險。

 

不同觀看平台影響創作改變 任何形式盜版等同侵犯他人自由 

影視及音樂產業因網路數位時代來臨發生變化,加上OTT(Over-The-Top」興起,易智言指出,從電影院、電視到電腦及平板、手機等,消費者多了不同的觀看平台,也影響了創作形式的改變,例如電影的時間長度、電視劇的集數及拍攝手法等都會有所變動。

 

易智言強調自己支持網路言論自由,即使查緝盜版也不應因此過於箝制網路各種言論或創作發表,否則與動輒封鎖網路門戶封殺特定字眼的極權國家無異,但他同時強調,「所謂自由的定義,在於不侵犯他人的自由為前提。」盜版行為實際上就是侵犯了他人的自由,違反了自由的定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