丁曉雯呼籲音樂界團結爭取權益 法律制定要有相對應教育宣導做配套

【2016 振興台灣 影音產業電子報第二版第3期】

曾經是校園民歌手代表人物之一,從幕前到幕後一直以來參與了校園民歌的推廣,丁曉雯身為音樂人、詞曲創作人活躍至今,而更特別的是她曾經擔任中華音樂人著作權協會董事長,也因此對於使用者付費的問題更有深度思考後的經驗分享,丁曉雯認為,法律制定一定要有相對應的教育宣導做配套,而現今市場機制偏斜現象更應加以導正,音樂人有必要更加團結爭取自身權益,落實使用者付費的公平機制。

 

盜版讓音樂人餓肚子 人才流失導致音樂文化退化

對於網路盜版現象,丁曉雯認為,網路科技無法擋,人性上傾向更加便利及便宜的取得方式,但網路世界若缺少明確的法律約束,加上使用者缺乏道德感,當然會產生盜版猖獗的質變現象,尤其在實體商品幾乎已經過時的市場上,數位趨勢已成必然,人手一台的手機就是播放器,盜版使得音樂人餓肚子,無法單靠創作謀生的音樂人必須兼職或轉業,人才流失使得整體音樂文化開始退化,是極需重視的警訊。

 

丁曉雯提及,許多人對於音樂產業有很大的迷思,往往只看到檯面上的明星,但卻忽略了幕後創作人的付出,以為偶像明星開演唱會年收入千萬以上,「賺這麼多了,為什麼還要收什麼版權費?」但其實深度思考,能在舞台上持續10年以上知名度,背後付出了多少努力,而背後支撐的創作價值更難令人察覺,任意盜版分享就有如你上了一整天的班,薪水卻是別人拿走,試問這樣公平嗎?

 

相對應教育宣導做配套 導正偏斜市場機制

丁曉雯也認為,要導正消費者觀念及態度,一定要從尊重他人的公民教育著手,而如同交通法規的頒布實施會有宣導期,著作權相關法律制定也一定要有相對應的教育宣導做配套,不是只做電視廣告,應該從學校甚至社區講座開始宣導教育,培養公民道德感,並了解使用者付費的公平性。

 

丁曉雯指出,現今市場機制偏斜也極需導正,例如有關公演公播需支付的權利金,台灣的收費標準是全世界最低的,是整體演出收入的2.2%,但在實際執行上的扭曲,常常出現未保障創作者卻先保障使用人的不公平現象,使用人先演出再付錢,甚至乾脆賴帳不付錢,當協會等相關單位要求支付費用時,使用人還會向主管機關申訴,目的就是為了砍價,創作人的權益屢被剝削。丁曉雯指出,常常可以看到辦活動準備音響、飲料都付錢,但使用音樂卻不付錢,只因音樂感覺好像不是實體的商品,實在是不公平也不尊重智慧權的現象。

 

有商業行為就應付費 致力音樂教育志業

丁曉雯感嘆,由於創作人是少數,而大多數人是音樂利用人,尤其是需要利用大量音樂的廣電媒體也是大宗利用人,於是只要談到公演公播的權利金收費,協會等相關單位就被形容為洪水猛獸死要錢,動輒得咎,遑論傳達使用者付費此一正確的觀念與態度,事實上公演公播的權利金收費主要針對有規模的商業行為,並非處處要錢的吸血鬼。

 

以音樂為志業致力於音樂教育的丁曉雯也呼籲音樂人,改變過往獨善其身一盤散沙的態度,應當更加團結重視著作權問題爭取自身的權益;常可看到音樂新生代初出茅廬想先打出知名度,於是漠視著作權收費問題,到頭來常常自食苦果,自身的價值還是應該自已來保護。